当前位置:98K小说网>书库>>

通知内容:小白站长云与小白站长论坛两站强强合作,凡是小白站长论坛的正式会员注册小白站长云并需要购买云服务器或者服务器租用/托管、云防御、ssl证书的可联系管理员享受升级成小白站长云金牌会员,永久享受8折优惠。还等什么,小白站长论坛的用户们赶快行动起来吧。
夜间活动的昆虫躲在草丛里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刺耳!

我仰着脖子,硬着头皮勉强能看清楚前方的景象,那是一条野草丛生的土路,路旁边是一颗颗参天古树。

随着土路一直推进,前方变得越来越茂密,粗茂的繁枝如同触手一般朝着我般张牙舞爪,阴风吹得碧绿的叶子嗖嗖怪叫,地面上时不时出现一些不知道是何动物的森森白骨。

黑夜,深山老林子,捆绑,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时间、地点、人物,全到齐了,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了凶神恶煞的妖魔挟持人类去一个荒凉之地,吃人埋骨的恐怖场景。

我头皮发麻,浑身打颤……

正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一烛火光,那火,好似黑漆漆的森林里的一盏明灯,照亮了枯黄的树木,翠绿的小草,七彩的花朵,以及我惨白的面孔。

烛光散发处,是一间祠堂,设在大山里,就好似是一座山神庙,穿过挂着灯笼的玄关,便是摆放着一张台架的场景,桌上堆满了苹果糖饼这些贡品,再往前是一口插满香骨的香炉,墙上挂着一张古人画像,像中之人英勇神武,手持尚方宝剑……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间祠堂前的地面上,有一张蒲团,此时蒲团上摆放着一只头。

不是人头,但也十分的血腥恐怖!

那是一只猪头,眼珠子被挖空了,像是用瀑布一样的鲜血从头顶淋下,不仅染红了头皮,还灌满了眼孔,耳朵、鼻子、嘴巴,如同七窍流血一般,往外渗着血液。

没等我细细的品味这些场景,整个人便被拖进了祠堂里,直接扔在了供桌前的冰凉地板上,那颗猪头离我只有不到十零米的距离,鲜血的味道无比刺鼻得涌入我的嗅觉当中。

我扭动被束缚得结结实实的躯体,试图离这只猪头远一点,毕竟现在与一颗死猪头对视的感觉,好比是在跟昨日的友人对视,只不过昔日友人,如今只剩下了血淋淋的头颅。

虽然谈不上给自己的心灵带来多大的震撼,但是这种仿佛一朝回到解放前的封建迷信调调儿,却让我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到丘子坟的那一日,惊,恐,慌,乱,头脑一片空白……

两个大汉双手合十,对着画像拜啊拜,然后互相说起了话来。

那拗口的方言在我听来和异国语言没区别!

或许是谈话完毕,他们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我。

终于要对我这个在你们眼中视为杀人凶手的家伙进行判决了吗?

他们动了。

俩人一起走上来,站在我的一前一后,随后一人提着我的肩膀,一人抱起我的双脚,将我抬出了祠堂,然后继续往深山老林里走去。

这里居然还不是终点站?

我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嗖嗖的窜到了天灵盖,这一幕就好像是人死了之后,要走过黄泉路奈何桥一样,一遭走完还有一遭。

他们到底要抬着我去什么地方?

我禁不住想起了祠堂里那颗猪血灌顶的头颅,它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想到了自己的下场,自己不一定会比它惨,但是一定不比它差!

“救命啊!救命!”

但凡还有一点儿希望,我也不会撕破脸皮的不要脸大吼大叫,毕竟荒山野岭里,四肢被死死的捆绑住,这种任人鱼肉的情况下,想要自救是不可能的,唯有大喊,招人过来,如果真的能喊出一个救命恩人,那真是破天荒了……

一路呐喊大叫,惊得躲在树丛里的鸟兽作散,也不见得有一个,哪怕半个人出来搭理我,还把自己喊得口干舌燥,浑身无力,喘气都费劲。

突然这时,抬着我的两人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到了?

到了……

只见,前方是一洼幽泽,水里长满了一颗颗弯弯曲曲的红树,水面上浮满了一层层绿藻,有鱼儿发出一声破水而出的响动,似乎是在出水打量谁人来访。

不用多说,大山里的事物肯定都是无比凶险的,尤其是这深浅不知道,但是一看就能淹死个人的山塘!

“你们不会打算把我……”扔到水里去这五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整个人便被松开,身子从半空中狠狠地砸落到了地面上,砸断了一根树枝,屁股像是被爆了一样痛!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双眼死死的盯着这两个大汉,心中怒吼,太过分了,自己一没有杀人,二没有得罪你们,你们对我动手动脚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打算动用私刑,判处我死刑?

被这俩人带到了深山老林的山塘边上,只要不是傻子,用屁股想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不是直接淹死,就是先掐死,然后扔到水里……

这两个大汉倒是似乎没有着急的把我扔到水里去,而是一人点了一根烟,然后原地打转了起来,好像是巡逻一样。

难不成这俩人还要等一个良辰时机,再把我推入水里不成?

操,先别想这些了,趁现在赶紧想想办法怎么自救!

我排除了心中的杂念,然后蠕动自己的双手,幸运的抓到了那根被我压断的树枝,于是用这根树枝的锋利处尝试性的去割断双手上的捆绑。

绑着自己双手的并不是坚不可摧的铁索,只不过是一条用来捆物的普通绳索罢了,而且它显然用来捆绑物体很多次,绳段上都已经起毛了,用锋利物切割起来,得心应手。

只感觉自己双手上的桎梏越来越松,离解脱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脚掌抵到了我的侧肩上,再然后用力一踹,我整个人平地翻滚了起来,直接滚到了山塘的岸边,然后有一个斜坡的角度让我往下一棍,“哗”的一下便扎入了水里。

咕噜噜。

整个身体往水里不断下沉,我憋住了一口气,抓着树枝的手越发快速的割动双手的束缚,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咔嚓。

树枝断了!

我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张开口,咕噜噜的灌进喉咙一大口水,我近乎歇斯底里的拼命挣动双手,就在这时,绳索被我挣脱了!

哗啦啦!

顾不上一切了,我剧烈的舞动双手,猛地冲出水面,然后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空气来。

呼吸完毕,我马上抬眼看向岸边的景象,却发现那两个大汉早已经消失无踪,两只还冒着烟雾的烟蒂静静躺在地面上,山林里传来悦耳的虫鸣。

死里逃生,我先是浑身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然后再放眼望去,这水,这地,这木,这草,这夜空中皎洁的月光……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美了,美不胜收。
香港免备案免费虚拟主机 
小白极速云: 免费7折代理   零预存  零代理费<br/>云服务器  独立服务器  VPS  SSL证书  云防御

目录